188博金宝网址-188宝金博app下载

188博金宝网址 > 娱乐 > 比《锦衣之下》男二更优秀的叶鹿鸣为何没能携手贺繁星走向幸福站

比《锦衣之下》男二更优秀的叶鹿鸣为何没能携手贺繁星走向幸福站

几杯下肚的贺繁星脸颊粉红娇嫩,眼睛望着面前全身都散发着青春味道的男孩子元宋像黑夜里的星星那般闪亮,她醉了,也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荷尔蒙的暴涨。

贺繁星鼓起勇气——其实这会她也没什么好害怕的,酒精已经压制了她身上所有大龄少女的理性,她冒着酒热的脸颊凑到元宋的眼底下,吐出了人生第一句“出格”的请求:“元宋,你做我的男朋友好不好?”

镜头停留在逆光下N秒,留给观众很多甜美的遐想。



这么唯美的爱情序幕,一定是低血糖者的良药吧?

然而,昕玥在豆瓣看到,它的评分仅仅在合格线之上,网络更是充斥着对主角贺繁星人设的争议。

但是,昕玥又发现,根据豆瓣的数据,在同期播出的几部电视剧里,《下一站》的观看人数是排在前列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新增加的观看人数似乎要比其他剧多。



明明有那么多的鉴赏意见冲突,怎么就越来越多人爱上了它呢?

昕玥逛豆瓣时发现了一个秘密,就是该剧的小组讨论数据非常可观,就连《三生三世》和《庆余年》这样的热剧都在它之下。



是哪方面的魅力使之有让人讨论不休的兴致呢?

其实正是意见分歧的冲击引发了人们的关注。

特别是对贺繁星的行为和选择产生了反对或者共鸣的反差,把平静的湖面推起了水波巨浪。

这种效果是如何营造出来的呢?

角色和背景无障碍式样的设计

首先,因为男二的“不坏”。

豪华宽大的办公室内,西装革履的叶鹿鸣颇有气场地向下属“法布施令”,忽然门外报来有人来访,正是按照预约时间迟到了N小时的xx装潢企业行政主管贺繁星。

叶鹿鸣得理不饶人,对于迟到的贺繁星不留情面,冷嘲热讽一番之后作出了解除合作的决定。

低下姿态连连道歉依然得不到原谅的贺繁星联想起当天发生的种种“不幸”,一下子按捺不住内心的悲戚,敞开嗓子大哭了起来。

没想到误打误撞,叶鹿鸣外表冷淡,内心却住着一个怜香惜玉的绅士,平生最看不得女生流泪,为了哄好这位神,他不但撤回了刚刚作出的决定,还从为广告模特供应的衣物里挑出一条价值1万元的漂亮裙子借给她换。

短短的情节里,便把叶鹿鸣的人设展现得淋漓尽致:多金、成熟、有爱、慷慨大度、相貌堂堂、光明磊落……

当然,以上提到的优点还不足够去修饰这位男二的好,对于被吃瓜群众称之为“剩女”贺繁星来说,叶鹿鸣还有数之不尽的优点,比如年龄上的“合适”、与贺家父母的相处融洽和纵有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一往情深等等。

在言情剧里,大多数男二都有或多或少的污点,如《香蜜》的小鱼仙倌,长得帅黑得快,为了江山美人不择手段;如《锦衣之下》的谢霄,有钱有颜却无脑;如《南方有乔木》的李现,为了讨好女主坑害男主……

所以女主在爱情抉择的时候便顺理成章——自然是选人设完美的男主啊。

叶鹿鸣则不然,对于贺繁星来说,他几乎是完美的,甚至超出男主元宋——形象上王耀庆也比宋威龙厚实得多呢。

这么好的追求者,几乎差点就说服了观众,贺繁星你嫁人就得嫁他,否则大家都不答应。

其次,家庭成员"太好”。

在大多数国产电视剧里,抑或现实生活中,每个大龄未婚少女的背后都有一窝“心态不正常”的家人。

因为关心则乱,病急乱投医,脾气不好的直接爆炸,脾气好的也逼出了狂躁症。

最典型的莫过于电视剧《大女当嫁》。

一向温柔和善的老妈,为了逼女儿嫁给条件合适(但完全没有感情基础)的“凤凰男”彭坦(周杰扮演),与当医生的老朋友合谋演了一出得了绝症时日无多的悲情戏,后来被女儿识破心碎了一地。

《下一站》则不然,贺繁星的家人对贺繁星好得无法挑剔,就像她前世积了很多德才能修来似的。

贺爸爸贺妈妈是父母中的稀有品种,包括两个方面,第一是反常态偏爱女儿挤兑儿子;第二是给女儿吃下一颗定心丸:一辈子不结婚就养一辈子。

两个孩子都到了而立之年,也有了自食其力的能力,但是女儿却留在身边好好疼爱,儿子则“出宫立府”、“自生自灭”;同一个话题,跟女儿谈论时语气平和、和蔼可亲,跟儿子却暴跳如雷、龇牙瞪眼。

每每看到这些镜头,昕玥就忍不住想,在《都挺好》积了一肚子气的网友可以把板凳搬过来,磕一瞌这个糖后,以前的气一下子就消了。

贺爸爸贺妈妈对叶鹿鸣百分之百的满意,认为最佳女婿非他莫属,但是心中这份对世俗幸福的向往还是抵不过对女儿的真心疼爱,万事还是以她的喜欢和快乐为前提。

而弟弟贺灿阳也是国民好弟弟,就算自己受了多大委屈,被爸妈赶出家门,被姐姐骂得狗血淋头,但是当接到菜瓜的电话听说姐姐喝醉了,二话不说就过去接她,跟《都挺好》的二哥听说妹妹喝醉了不耐烦地让别人送到酒店去相比,那简直是天壤之别。

这么好的家庭环境,贺繁星有必要为选自己喜欢的元宋还是选家人喜欢的叶鹿鸣而纠结而烦恼吗?有吗?有必要吗?

贺繁星虽然没有像《大女当嫁》的大雁那样要面对家人和世俗眼光的压力,走马观花地交往男朋友,把自己搞得焦头烂额。

但是不代表她没有压力,她的压力是想去做更好的自己,让相信和敬重她的家人发现自己是更值得信赖和敬重的,同时又让自己不委屈。

这就像在温饱都成问题的时候,人们更关注的是如何维持物质生活需要,但是基本生活所需保证了之后,他们的焦点会转移到非物质的物品,对自己的需求的要求得更高级更完美(借助后物质主义的概念)。

所以,所有的设定都是为了带出一个问题:当阻力微乎其微的时候,当道理似乎讲得畅通无阻的时候,你是否会义无反顾地遵从自己的本心而不是世俗?

贺繁星在选择面前几度犹豫了,因为她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这便是电视剧引发人们深思和热议的内核。

预定之中的受众群体的两种不同立场所带来的反差效应

第一种立场:上帝视角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有这么一段:

二叔桑籍为了与一枚巴蛇精长相厮守,公然与天帝对抗,以致于搞得自己遍体鳞伤。夜华在一旁冷眼视之,小眼神露出了不屑和不解。

连宋为了救桑籍试图把夜华拉进坑里,试探他说把没有感情基础的白浅与之配对可否。

夜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脸上就像古水无波,轻蔑地回答:“不就枕边多一个人罢了。”

但是当他爱上了白浅之后,迅速把脸给打肿了,疯狂的程度是十个桑籍也比不上。

前后态度的不同,就是因为立场的不同,前者用上帝的视角,心明如镜;后者却身临其境,切肤之痛。

所以,站在上帝视角的人们,往往有两方面的特征,第一是思维清晰,智商正常乃至超常;第二是心无波澜,因为没有痛痒。

网友们站在上帝视角,抽丝剥茧,一点点地揭露贺繁星的“渣”。

第一“渣”,跟元宋谈恋爱,享受爱情的甜蜜,但是不承担部分义务,比如给他名分的义务(保密协议)。

贺繁星觉得跟元宋在一起很甜美,既有小鹿乱撞的刺激也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思念。

但是贺繁星认为有些东西元宋无法给予,比如名声带来的虚荣满足。

元宋给不了的,叶鹿鸣双手奉上,贺繁星忍着忍着不用,但终究还是忍不住了——把叶鹿鸣带到同学聚会场所,当众把“男友”的名分给了他。

第二“渣”,才跟元宋分手,马上投入下一段恋情。

网友说赵默笙跟何以琛分开了七年,千年等一回的钻石王老五应晖就在身边却完全不来电,人家这才是真爱的样子。

贺繁星和元宋分手才没几天,便接受了叶鹿鸣的追求,这也让人太难以接受了吧。

“上帝”就喜欢对比,通过“对比”进行“伤害”。

第三“渣”,既跟叶鹿鸣好上了,又念念不忘元宋。

都说男女分手以后很难成为朋友,所谓的朋友往往充满暧昧。

贺繁星没有这层顾忌,一边高高兴兴做叶女友,一边一如既往和元宋“打情骂俏”,引得叶鹿鸣忐忑不安,元宋心旌摇曳,场面一度混乱。

这些所有的“渣”,其实归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贺繁星不理智和拎不清。

而这些所有的评判经受不住一句拷问:如果是你,你会做得比她更好吗?

你会在恋爱初期勇敢地对全世界公布一个年龄比自己小十岁,未来不可期的男友?你会在亲爱的爸爸就快进入严重老年痴呆症的时候依然我行我素,不去满足他的心愿?你会在努力过之后依然觉得无法爱上那个即将结婚的对象而不去思念心里牵挂的某个人?

有人说,自己是可以的,因为是“上帝”嘛。

第二种立场:设身处地

看影片《大约在冬季》的时候,昕玥在豆瓣看到一篇影评,标题为《如果给男主评价是简单的“渣男”,那么恭喜你还年轻》。

编辑在一片吐槽声中,力挺了这部情怀片,道出自己代入角色的深切感受,把影片的内涵挖掘出来。

诚然,如果没有站在角色的角度,很多人无法理解贺繁星的“优柔寡断”和“始乱终弃”。

首先是她为什么要求元宋对他们的恋情保密的问题。

以她的立场,昕玥认为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庸人的心态,对世俗的顾虑;第二是作为情侣中的年长者,她抱着保护对方的心态。

虽然父母很开明,虽然她表现得没那么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是身在一贯以来用有色眼镜看大龄“剩女”的社会环境和自己实际年龄等等客观存在,贺繁星做不到无心无肺,任谁也做不到。

贺繁星没有出脱成为“非主流”的人,她就是凡尘中沧海一粟,邻居王阿姨的阴阳怪气,大学同学的冷嘲热讽,“初恋”老婆的故意恶心,都能让她在现下的状态下焦躁不安。

元宋只带来了恋爱的激情和快乐,但是无法解决去除世俗眼光的攻击,甚至还会变本加厉,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另一方面,恋爱中年龄大的一方,自然而然会对恋人产生保护欲,这也是小鲜肉喜欢找比自己年长的女朋友、女孩子喜欢找大叔做男朋友的一般原因。

剧中元宋就多次提到贺繁星做的某些事就像他妈为他做的,眼神露出惊喜和幸福。

贺元恋如果公开的话,元宋肯定少不了舆论伤害,企业的,学校的,会纷纷猜想而传播:找个大十岁的女友,还是上司,摆明就是出卖青春换取前程。

因为那会没人知道元宋原来是个富二代,就连贺繁星还想着“倒贴”帮补他的生活。

除了怕他受伤,剧中还明里暗里都道出贺繁星认为这段恋情无法长久的悲观心态,特别是当她看到元宋隐瞒地去办出国举荐书之时。

是啊,比自己小十岁的男孩子有着大好前程,会愿意为了自己放弃对理想的追求吗?

而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那更糟糕,自己一辈子都走不过这坎。

贺繁星不提起不质问,只想在对方未摊牌之前好好享受一下纯粹的爱情美好,更是不给对方难堪。

想到自己的思前顾后 ,贺繁星其实是被自己感动的,因为她本来就想往最有利于双方未来发展的方向去努力的,事与愿违绝对不是初衷。

其次是刚刚和元宋分手便投入另外一段恋情的问题。

这事有一定的偶然性。

贺爸爸得病的偶然和身边刚刚好有合适的结婚对象的偶然。

贺爸爸是个“非主流”爸爸,他重女轻男的思想在同时代的父母人群里绝对是标新立异,而对孩子婚姻不急迫、主张以孩子快乐为上的观念更是赶得上90后。

贺繁星很庆幸有这样的爸爸,也为拥有这份幸福而产生感恩之心,这也是得到良好家庭教育的子女的普遍心理。

所以她总觉得要为爸爸做点什么。

爸爸得了老年痴呆症,医生说他会逐渐失智,以后再也体验不到实现心愿的幸福感。

和之前一样,贺繁星再次酿造自我感动的情绪,因为她眼前有一个牺牲可以换来老爸清醒状态的快乐。

她知道,老爸虽然嘴里说不介意,但是心里一直盼望着自己能够找到好归宿,几乎是人生剩下的最后一点心愿。

贺繁星于是说服自己,关闭爱情的感官细胞去努力接受叶鹿鸣,但是最终失败了。

她一边对靠近的叶鹿鸣不自觉抵触,另一边对元宋魂牵梦绕,两者构成了她当“逃兵”的推力。

就像昕玥读大学时候(二千年初)的一次体验,因为家庭困难,自己去做兼职维持生活和学习已经够吃力了,还自不量力地提出要包揽正在读中专的弟弟的生活费。

结果只坚持了三个月不到,便觉得力不从心,打通村里的电话,隔着千山万水对着妈妈汹涌大哭,伴着哭声喊出“妈妈我实在做不到……”

最后还是爸妈去跟亲戚借钱来解决。

有时候大家以为自己是英雄,但是当全副武装走进战场的时候才发现了内心已经被恐惧占据,发现自己根本不具备做英雄的素质。

同样的心理历程,昕玥特别理解贺繁星的逞强和退缩,大家都是凡人,重复着凡人的路数。



最后一个问题是对元宋的念念不忘。

在与元宋寿命不过三个月的初恋期间,贺繁星是第一次品尝了爱情如蜜甘甜。

手牵着手在江边迎着落日散步,花前月下,卿卿我我。

“人鬼情未了”式的相拥,制作写上彼此名字的水杯。

得意忘形地扑上去抱着元宋的颈项,陶醉地感叹道:“恋爱的感觉真好啊!”

这种美好是刻骨铭心的。

但是与叶鹿鸣的“恋爱”,贺繁星从来没有获得这种快乐。

人在失去了曾经拥有过的好东西之后,就喜欢在记忆中去寻回和重温;人在现境况不如曾经的时候,会加倍对曾经的怀念和对现实的厌倦。

更何况元宋态度坚决地对她说:“我还是那么喜欢你。”

也就是,上天把悔恨药摆在了面前,怎能不吃呢。

结语:

两种立场的人们进行着一场分析较量,吵着吵着有些人不知不觉向彼此靠近,深入剧中,成为了粉丝,这便是戏剧效应。

所以呢,关于“剩女”的故事很多,为什么人们偏对宋茜演的贺繁星意难平呢?

也许是编剧故意而为之吧。

人在看戏,事情本身也是戏,由电视剧产生的戏剧冲突引发立场不同、经历不同、观念不同之人的争议,这未尝不是一种戏剧冲突。

由于冲突传递了声音,从而引发更多的关注,提升了收视率,不失为后发制人的好手段。

还不够了解这部剧的你快快追起来吧,看看你又会有什么不同的见解。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article/2502787.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