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博金宝网址-188宝金博app下载

188博金宝网址 > 教育 > 留学生回不来对国家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留学生回不来对国家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1872年到1875年,由容闳倡议,在曾国藩和李鸿章的支撑下,清政府先后派出了四批共120名学生赴美国留学。

这批学生的平均年龄只有12岁,在当时被称为“留美幼童”,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留学生。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学成归国,在各自的岗位上发光发热。其中不乏许多人们耳熟能详的名字,如:詹天佑、蔡绍基、梁如浩、唐绍仪等,即便那些陌生的名字,也多是各自领域里的翘楚。


进入二十世纪,虚岁十四岁的李仲揆在报考张之洞创设的武昌第二高等小学堂时,误将年龄“十四”填进了姓名栏,重拿一张报名表需要一个银元,他没钱于是改名李四光。

1904年,李四光远渡重洋,进入日本预备学校弘文书院学习。陈天华、杨昌济、鲁迅、陈寅恪等一批响当当的名字皆是他的校友。

1910年学成归国,2年后,李四光成为湖北军政府实业部长,彼时的他年仅23岁。

1913年,和李四光亦师亦友的宋教仁被枪杀,李四光心灰意冷再度出国。这次他进入的是英国伯明翰大学,专攻地质学,后面的故事便不用我多说了吧?


1906年秋天,胡适先生考入中国公学。那时的他年仅15岁,长得又帅,于是整日里便是花天酒地、打牌买醉,最终因为醉酒闹事进了巡捕房。

之后他便收了性子,于1910年考上了庚款留学,当年8月赴美。进入康奈尔大学,他最开始的专业是农学。1912年春天,胡适不顾家人反对,转去了康奈尔大学文学院哲学系。

转系之后,胡适爱上了演讲,对他以后的人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1915年秋,胡适又入哥伦比亚大学哲学系进行进一步的学习,1917年拿到博士学位归国。

不论怎么说,不论今后的路怎么走,那些年代的留学生大体上都归来建设祖国了。即使很多人不像上面这几位的名字这般惊天动地,但留学生群体都在自己的领域做出了相当贡献。


1914年,胡适先生写了《非留学篇》,其中有一句“留学者,吾国之大耻也”。但这篇文章的主旨是:他们这代人之所以出国留学,就是为了将来中国人可以不再出国留学

很显然,我国目前的教育水平还达不到胡适先生的畅想,但是“留学者,吾国之大耻也”已经快成为互联网上的一种普遍现象了。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概是我国人民的物质生活渐渐丰足开始吧,留学生开始被标签化——家财万贯、出国镀金、花天酒地、跑车香槟等一系列标签被贴在他们身上,再搭配几个抓人眼球的案例和标题,使得留学生的刻板印象近乎坚不可摧。

国家主权一直是我国的一个禁区,再加上近些年来日益普遍的移民现象,民众对于留学生这个群体的看法愈加扭曲。而这次疫情,则将这种扭曲放大了数十倍。

毫不客气的说,留学生这个靶子从疫情开始到现在,一直在被不停地扫射。某些媒体不仅没有阻止这种割裂的现象,反而还在暗中推波助澜。


疫情初期,我国是重灾区,几乎所有人都被隔离。有一部分留学生因为并未回国过年,所以幸免于难,当然也有一部分回来的,因为疫情缘故,很快又出国避难了。

我不喜欢“逃离”这个词,趋利避害是人性的本能,就像武汉封城之前,很多人离开武汉一样,我并不知道我站在那个点上会不会做出一样的决定。

当时就有人拿一部分出国的留学生做文章——虽然这个行为本身没有问题,但特别容易挑动情绪。之后又以偏概全,将这类行为扩散到了整个群体,一部分人内心那种不平衡就被挑动起来了。


你也不知道人性为什么这么奇怪,见不得人家好。明明自我隔离已经很难受了,但是看见居然有人可以避开,进而会产生一股无名之火。

你也不知道这种愤怒,是在愤怒对方可以,还是愤怒自己的无能,亦或是两者兼而有之。

但他们从来不想一想:自己站在对方的立场会怎么做,后一种行为的人又占总体的多少,我国防疫物资紧缺的时候,人家在海外做了些什么。


第二阶段就是我国疫情基本控制,外国疫情开始爆发,不只是海外留学生,大量海外华人开始归国。

这一口气咱们是松下来了,于是开始翘起二郎腿戏谑了——祖国建设你不在,千里投毒你最快。

我想请问编出这句顺口溜的人是什么心理和心态?在国外的就是没建设祖国的,那在国内的就都是建设祖国的?真的是这样吗?是不是真的我想大伙儿心里都有杆秤。

至于“千里投毒”那更是无稽之谈,除了网上曝出来那几个,比如隔离吼着要喝矿泉水的,澳洲回来非要下楼跑步的。剩余大部分回来的,都主动报告、做好了个人防护、遵纪守法、听从了安排进行隔离,何来投毒一说?

那些喊口号和编口号的从来不想想:他们这样做,到底是在搞团结还是搞分裂?他们要是有亲戚和朋友在海外,还会不会这么喊?回来的人听到这种口号,会怎么看待自己的同胞?


第三阶段就是现在,国内疫情基本平息,防控工作主要放在了境外输入。

中国民航3月26日发布了《关于疫情防控期间继续调减国际客运航班量的通知》,其中最主要的是“五个一”政策——国内每家航空企业经营至任一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条航线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外国每家航空企业经营至我国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

而最近网上传出,“五个一”政策将延缓到10月,这让很多留学生心里彻底没了底。


他们或许因为经济原因、签证到期、房租到期、安全考虑等各种因素想要归国,但“五个一”政策极大的阻碍了他们的归路。他们中有一部分甚至是前期不想回来给国家添麻烦的,但现在却彻底失了归路,如果你是他们,你怎么想?

而网上高举国家安全大旗,站着说风凉话的不在少数。有说人活该的,有说人不愿买高价票的,还有说人家应该要顾全大局的……

类似言论五花八门,但他们唯一忘了一点的是:回国是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这一点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因为它关系到我党的执政信用


2020年是很特殊的一年,这一年国家要全面脱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央多次强调不落一户、不落一人。这是什么意思呢?

我哥以前在电信工作,这次回老家喝酒他跟我说了一事儿:有一次他们下乡,去到了一个山里的小村庄,有一条山沟沟里就住了一户人家。他们拉了十数公里的光纤,就为了这家人能有电视看。而这家人一个月的电话月租只有19块钱,这显然是亏本生意。

他当时不理解,就跟他们领导聊这个事儿,他们领导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要家家都有电视看(不知道是不是原话,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你也别管电信和这个领导是真心还是假意,但人家至少这么做了,这就是在兑付党给人民的承诺,政府的信用就是这么一点点积攒起来的。


信用在某些人看来是最低价的东西,但它却可能让人付出最昂贵的代价。国家既然给了所有公民归国的权利,那就应该兑付这个承诺。

3月26日颁布“五个一”政策是形势所迫,两个月后防疫政策还是这般一刀切,是不是有些地方该反思了。“五个一”从来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一个度,如果,我是说如果国外都开放了,大家还永远一个态势,那大家的防疫真的成功吗?

如果国家真的因为人员和检测压力不能放开,那也应该有所说明,有其他的行动,让海外群体看到希翼,而不是任由他们被嘲讽,乃至自生自灭。

人无信不立,国家更是如此。


改革开放四十余年,咱们的经济确实开放了,但是咱们的思想开放了吗

从这次疫情就可看出,部分人的思想还停留在封建时期,没有建立全球化的概念,完全凭借着本能和好恶做判断。

一个人可以这样,但一个国家万万不可。

一轮全球化的终结,民粹主义的抬头,各国纷纷打起了“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这一类的牌,反移民、反外国人、排外的情绪被调动出来……

这个场景在历史上太熟悉了,熟悉的让人不敢深想。


谢谢读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article/2888424.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