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博金宝网址-188宝金博app下载

188博金宝网址 > 美文 > 乡情散文:我的一个女同学

乡情散文:我的一个女同学

文:梁某

图:来源网络

近日,跟朋友喝茶,听朋友说他在北京的生意经历,在佩服朋友本事的同时,更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我的一个北漂的女同学。

我的这个女同学叫小荣。

应该说,我和小荣相识,要追溯至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小荣和我同班,她家就在我家旁边工厂里,也算是我邻居,和我年纪相当。如果说那年代有什么值得说说的,就是那个工厂和那个叫小荣的女同学,无疑是童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的童年时光,都是在我家所在的小城度过的。我的家就在小城的街上,当时在和我玩耍的小伙伴中,有两群,一群就是工厂里的小伙伴,另一群是街上的。而在工厂那群小伙伴中,要算小荣最常跟着我一起玩耍了。不像我家邻居军,大我一岁,就欺负我。没办法,谁让人家的家庭条件好,一出生就有好东西吃,人长得比较高大,不像我,吃喝的都是白粥稀饭。所以,从起跑线上,我就输给军一大截了。

小荣却不同,她爸在一个单位工作,她妈虽然在工厂当工人,在那个年代也是很让人羡慕的,她家生活条件也算优越,但她从不以此来显摆自己,更不会拿她的优势当作欺负我的筹码,而且有什么好吃的,常拿来和我一起分享。苹果是北方的特产,而小荣在北京的亲戚,时不时都寄些过来。对于童年时期的好多同伴,吃一只苹果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事情,但对我而言,因为小荣的照顾,吃苹果变得相对容易些。

有一年,可能是小荣她爸妈攒了些钱,家里购买了一些新家具,新家具很好看,光溜溜的。我和小荣拿笔在大衣柜门上东画西画,还把小凳子当玩具来玩。玩着玩着玩饿了,小荣听我要回家吃饭,跑进厨房,不一会儿,小心翼翼端一碗饺子出来,其实,这应该是她妈做的饺子,专门留给大人吃的。

在那个年代,物质比较匮乏,只有在逢年过节,或者家里有客人时,才会包饺子。那时候吃饺子对我来说,大概相当于现在城里请客去酒家吃一餐吧。

年幼的我和不更事的小荣,端着饺子,就坐在门口一起吃。快吃完的时候,小荣她妈下班回来了,悄声说:“怎么不等爸妈回来再吃啊!”

现在想来,小荣她妈没有大声嚷嚷,一定是担心邻居家的人听到了不好。反正饺子都被两个小孩吃完了,不如息事宁人算了。

这件事,成了我妈日后调侃我和小荣的把柄。那时候不懂大人口口声声说的两小无猜,更不懂青梅竹马什么的,现在回想,倒是挺有趣的。

每年暑假,我都要到父亲上班的乡镇去,帮着家里“打柴”,有时是和我的姐妹一起去“打柴”。偶尔也会把所得的木柴让别人的马车拉回外婆家。每当此时,我也就趁机回来一趟,其实就是希翼见到小荣。

那年代,还不是家家户户装有水龙头,都是一条街才装有一个水龙头。每家每户都是靠人用扁担和水桶,到街上的水龙头去把水挑回家用的。每逢盛夏,天气酷热,本来用水就紧张,往往街上的水龙头前,挑水的人都排成长龙。而小荣家住在工厂,厂里有蓄水池,也就省了挑水的麻烦,挺方便的。曾记得,有时候我和小荣到厂里的水池边玩水,为此,还曾被大人们赶走,毕竟,当时用水是比较紧张的,这从蓄水池上“节约用水”几个大字就可看出。

童年的生活是简单的、纯净的,但也是很快乐的。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据说是小荣家里让她去北京探望亲戚,这一去感觉挺久的。因此,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没看到小荣。

再见到小荣时,她俨然一个大城市里的小女孩模样,穿戴干净亮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也是从这时候开始,她一直都不再说大家当地的“白话”了。她后脑勺扎着两只小辫,和大家脸上带着土气的小孩在一起,显得小荣很洋气,她的肤色又很白嫩,用当时我妈的话说,小荣就是大城市里的孩子。

见到不一样的小荣,我不敢轻易主动搭话,也不敢去找她。倒是她显得落落大方,来找我玩,但再不会像以前那样,和大家混在一起玩水、玩泥巴了。记得那个夏天,我吃了好多小荣拿来的糖果……

人生如天气,可预料,但往往出乎意料。不管是阳光灿烂,还是聚散无常,都会随时发生在你我身边。

就这样,时光流逝,年复一年,我和小荣都在悄然长大。不知不觉间,大家都已读到了初中,虽然还和小荣同在一个学校,但已不在一个班了。从此,大家就慢慢少了来往,也许是进入了比较敏感的青春时期,也许是不在同一个班吧。连说话的机会都很少了,更别说天天在一起玩耍。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就这样成了不相来往的好朋友。情况一直延续到初中毕业。

上高中后,大家还是在同一个班上,但介于当时的男女同学关系不怎么来往,都是男同学们自已玩,女同学们自已玩。所以,虽然同班,但大家也少有联系,就算大家家住得很近,也极少搭话,更别说在一起了。青春期的我,到底有着怎样的心理啊?现在回想,我自已都哑然失笑。

春去春又回,花谢花又开!白驹过隙,岁月匆匆。这世上,所有相遇和回眸都是缘分,只是缘深缘浅,任谁都无从把握,聚散无由,也由不得你是否愿意,都只能以平常心相待。

那年,我考进了银行,有了自己的工作。第二年,小荣竟然也报考我工作的银行。因为,在这巴掌大的小城,招工的单位不多。在她的努力下,也顺利考进了跟我同一个银行工作,大家从同学又成了同事。

当时,虽然大家都在同一个银行工作,但起初还是少有联系,后来因为工作上接触的机会多了,渐渐地也就相互往来,毕竟都是同事。后来随着工作上的活动,大家之间才又恢复正常来往。但命运总是在作弄人,偏偏这个时候,小荣却到了另外一个县城工作生活。直到后来,大家彼此成家,更是极少来往。

流年暗中偷换,岁月不动声色的改变着所有。转身,她已千山,我亦万水!流年一瞬,大家终只是彼此生命里的匆匆过客!

就这样又过了几年,那年我考了大学,又去大学读书。让我惊讶的是,小荣竟然又惊人的出现在我的班上。原来,她也考上了,还和我同一个班,大家再次成了大学同学。

世事时常横生许多枝节,大家只需把繁复与不喜的剪去,便可简单如初。花开花落的流年,轻轻别过往事如烟,涓涓心事付与流水去。人生就是如此的神奇。有很多事情都很奇妙,冥冥之中该有的缘分,想躲也躲不掉。

当时大家都是住在学校,经常在开水房相遇,有时候打扫卫生、洗衣服时会在水池边相遇,我也趁机和小荣搭话闲聊,气氛相当不错。因为大家都是老相识了。同一个理由来读书,那就是继续深造,拓宽常识面,进一步开阔视野,所以,话题也很相融。

住校的生活条件不算好,锅炉烧的开水有限,每次下课,都是拎着水壶冲锋一般往开水房跑。有一次,小荣为了能打到热水洗澡,过于匆忙竟然滑倒了,我便走过去,问问她疼不疼,有没有被开水烫到。此后,小荣就开始叫我“大哥”。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她对我一直都是以“大哥”相称。

后来有一次,在考试前,我刚准备去考场,却突然有同学跑来跟我说:小荣晕倒了。我便和几个同学马上把小荣送去医院,直到她醒来。想来,应该是考前过于紧张,又或者是考前太用功了太过疲惫不堪所造成的。

时光匆匆,青春易逝。转眼间,大家又大学毕业了。毕业后,大家都分别回到了各自工作的银行。可是不久,又听说,小荣竟然辞职去了北京,开始了她个人的北漂生活。直到现在,大家都是极少见面和联系。

时光荏苒,岁月无情。春暖花开时,大家与时光赛跑;落叶纷飞中,大家在时光中慢慢变老。感慨,不舍,念想,大家经历着岁月留下的深浅痕迹,不管是物是人非,还是曾经青春美丽,都随着时间流逝而渐渐远去,褪去了大家的稚嫩和青涩,迎来了人生走向成熟的美丽。小荣也早已从一个青春美少女长成了落落大方,精明干练的女人。

想想,大家在最美好的时光里相遇,又散落在人海茫茫之中。但即使现在人到老年,各自都在为了生活奔忙,不再有秉烛夜谈和同样的梦想,可岁月的洪流却没能冲淡大家的友情,时空的距离也阻隔不了大家的同学情谊,毕竟,大家是发小,是同学!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缘分。有些往事,当时感觉没有什么,可现在却回味,不免心生感叹。每个人来到世上,都是匆匆过客,有些人与之邂逅,转身忘记;有些人与之擦肩,必然回首。所有相遇和回眸都是缘分,只是缘深缘浅而已,任谁都无从把握,聚散无由,这就是人生。

光阴似箭,多少往事早已尘封,多少曾经美丽已淡漠在岁月中。不经意间,时光渐行渐远。浮世流年,她自美好,我自清欢。岁月因温良而静好,时光因唯美而温馨。时光的印迹,描绘着斑斓的画卷,温婉的思绪,萦绕着曾经美丽的过往。惟愿我这个女同学,顺心顺意,平安喜乐。

茫茫人海,有多少好朋友,年龄相仿,志趣相投,却无奈世事多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天涯路远。

而今,小荣已工作生活在北京,离我那么的遥远。即便我偶尔出差,也不到北京城,只能隔空遥望,遥望……

尽管如此,只要一提到北京,我自然就会想起这个北漂的女同学。

欢迎文友原创作品投稿,投稿邮箱609618366@qq.com,本号收录乡情、乡忆、乡愁类稿件。随稿请附编辑名,带图片最好,请标注是否原创。乡愁文学公众号已开通,欢迎您搜索微信公众号:xiangchouwenxue,关注大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article/2888705.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